不要偽中醫院

2014.1.20 , 文章分類: 網誌 , 由 濤醫師 發表

梁特首企圖以行政主導的方式,硬要給中醫揠苗助長。但一群熱愛中醫的年輕中醫師,堅決反對,皆因香港暫不具備正統中醫院的條件,勉強成立中醫院,只會成為偽中醫院太多。國內已有大量先例,何必重蹈覆徹?以下是六十名年輕中醫師聯署的文章,希望喚醒港人,看真一點,想真一點。原文已登於主場新聞,網址是http://thehousenews.com/society/%E5%81%BD%E4%B8%AD%E9%86%AB%E9%99%A2%E6%BB%85%E9%86%AB%E8%AC%80%E4%BA%BA/ 。

 

【文:六十名註冊中醫師及教研人員】

「中西醫結合」是國內五十年代時,在行政推動下,嘗試以簡單物理學化學探索中醫體系和制定臨床用藥指引。六十年過去,「科研成果」一蘿蘿,中醫名家卻以「培養自己掘墓人」作評價,醫、教、研,均大幅倒退。期望在我們建設香港的中醫院前汲取教訓,讓中醫院的夢想不致淪為「中醫噩夢」。

論科學:中西醫「結合」不單是盲婚啞嫁,甚至是打亂種

中西醫「結合」和「配合」,意義不同。打個比喻,老虎跑得快,鷹飛得好。在狩臘上,兩者合作,當然能有更好成果,這叫「配合」。

如果想把老虎和鷹融合成為一頭動物呢?這就是「結合」。我們想讓老虎長翅膀,讓鷹有強力的四肢,結果如何?聽上去很理想,但諷刺地實踐只是把鷹的翅膀強行縫上老虎的四肢。看起來「如虎添翼」,就像往中醫學滲入「數據」支持,看來很好,繼而頒令全國跟隨。可是到臨床,這隻「虎」本身的腿沒有了,跑不動;鷹加多雙腿則變得太重,飛不起。不倫不類,不中不西!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的奠基人楊維益教授,作為全國第一批參與「中西醫結合」的研究者,就多次重申中西醫結合是徹底的錯誤!雖不致全無建設,卻遠比不上破壞。更甚是,持著「科研成果」,外行管內行,又受到行政祝福,「鷹虎」的支持者可以升官發財把持學界,劣幣驅逐良幣就由此發生。

論體制:你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

業界最關心中醫院的臨床醫療是否「姓中」(以中醫為主要手段),但我等認為更重要是,當施行中醫醫術時,其背後理論是否依據真正中醫的理論體系,讓「中」字滲在靈魂裡面?抑或只是按「鷹虎」的思路胡亂辨證和使用草藥?(不按中醫學術體系和原理使用的,不能叫中藥)那就讓患者找「中醫」求醫的原意扭曲了。

六十年來,「中西醫結合」在行政巨輪的祝福下,嚴重扭曲學界。「鷹虎」的研究者平步青雲,連連升級。雖然參與者大都認為「中西醫結合」和「老鼠實驗」對中醫臨床和學術毫無意義,浪費時間。邊批評邊做者眾,更勸勉因而氣餒的學生,為了畢業、工作和升職都要「堅持做」。這就是「你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」!要維持工作和升職就無法鑽研中醫;真中醫卻很難甚至永遠不能獲得職稱評核。不單丟失中醫思維,臨床水平低落,更加把整個中醫「教育」、「評核」和「科研」制度扭曲!國醫大師路志正教授和顏德馨教授不約而同指出「中醫博士不會用中醫治病」的現象普遍存在,問題乃在於教育嚴重西化,更缺乏純中醫的學習環境。甚至以抗生素、化驗單和實驗室渡過學習階段的中醫大有人在。這種畸型體制易請難送,一旦建立,年輕的正統中醫將會被邊緣化,繼而消亡。如與國內類同,香港的中醫院不單沒有存在價值,更打著中醫的旗號消滅中醫!所以年屆九十的國醫大師李今庸教授一直都概嘆:

「吾人生性太魯鈍,發展中醫愧無能。
三十年教學工作苦,培養自己掘墓人!」

香港發展中醫的最大優勢偏偏是沒有「中醫院」,醫師的成敗和利益完全建基於治療效果!如中醫院的評核、研究、管理沒以中醫思維為主,只是重蹈覆轍。現今醫管局的實際情況,就是牧師管寺廟,以西醫管「中西醫」,再讓「中西醫」管中醫,悲劇莫大於此。細節可以調整,指導思想和建院班底卻是一子錯,滿盤皆落索。例如提倡以循證醫學越俎代庖取代個體化的辨證論治指導臨床,就直接危害病人!

論人才:輸入以西醫臨床為主的「中醫」「主任」和「教授」

中醫院的主體不是大樓,而是大師。大師何來?當然北望神州。可是國內中醫師可以開西藥!同仁所見,國內中醫院醫技無能,倚賴西藥成風,甚至多有主任級「中醫師」竟還精於「外科手術」!結果「臨床二十年」,卻連基礎的中醫知識都不一定足夠,莫論中醫思維和四診技能,只能開出違反中醫「個體化辨證」的「協定處方」。

最終,在扭曲的評核制度下,香港只會聘請積極參與「中西醫結合」研究的高職級醫生。至於犧牲名利,專心做好純中醫學問的醫師,則難有高級職稱和「科研」成果申報;同時,知名的優秀正統中醫,大都年老體衰,並且身價不菲,除了極有心傳道於香港者,很難會接受香港低薪聘請,更不願置身於諸多限制的醫管局體制。結果中醫院大抵由二十年西醫診療經驗的「中醫主任」和「教授」把持,說一萬次「能中不西,中醫為主」都是空話,因為駐診者的中醫思維,以致有效的中醫技術都早丟了。最多只能簡單分型開協定處方,難以個體化精細地把握病情,造成相當的延誤和誤治。事實上,國內目前500名國家級名老中醫,平均年齡在65歲以上,享受國家級特殊津貼(住屋、生活等等),除極小數傳道者外,大不願意來港作臨床及指導工作。北京稍有名氣的正統中醫師,光診金不包藥費就平均超過三百至五百元人民幣,豈是會做「外科手術」卻無法在國內私人市場生存的「中醫」(實質是中西醫「結合」)教授可比?

何況以「制度」排斥正統中醫的事件,歷歷在目。曾有獲同業高度肯定的訪問學者,因沒有「博士學歷」而不獲院校「續約」。歷史背景是,中醫的博士學歷在八十年代中才開始展開,研究亦必須走西方還原科學的路線,正統中醫的堅持者大不願意修讀。管理者反智地堅持決定,甚至請人事部解話,說是制度云云。難度大學制度不是為學術服務?校方卻矛盾地一再為沒有「博士學歷」的國醫大師頒受榮譽教授。敢問如果「國醫大師」意欲傳道於香港,是否也會「不獲合約」?這能不讓有志者意興闌珊,傳為中醫界之笑柄?反過來,只要把持好學術和體制,則對聘請有志傳道的名老非常有利,因為這裡是中醫的最後一片淨土。

論法規:要平等,才有中西醫「配合」

「配合」的理念,雖然理想,本港部份醫院亦已設「中醫會診」服務,可是同仁反映,所謂「病房中醫會診」只是空話。第一,現在中醫無權查閱病人在醫院的詳細病歷。第二,中醫與住院西醫討論病歷的機會實質上是極少。第三,西醫可隨時終止或拒絕中醫治療。這真的「會診」嗎?莫說中醫師常常受到部份西醫和護理同仁的不禮貌對待和拒絕合作。建設中醫院,雖可局部解決這些問題,仍遠比不上讓更多西醫同仁坦誠開放。如果中西醫地位不能對等,尤其沒有在法規和醫療責任上給予中醫認可,再好的理念都只成空談。

論資源:公營醫院,才能服務市民

醫管局轄下十八間與非牟利團體(NGO)合辦的診所已營運超過八年,可是發現管理者經常「篤數」,不是自負盈虧,而是追求盈利。一邊壓低經營及藥物成本,一邊要醫師跑數,盡量提高診症額甚至逐症限時。既不重視培訓、待遇和福利,又高度市場導向,以盈利項目為重,漠視了自身醫教研領袖的使命。無法吸納優秀中醫師,診所水平更難言提升。

中醫院要真正服務市民,就必須公營,否則容易變相成盈利工具,並間接衝擊私營市場。NGO中醫診所對本地醫師的培訓缺乏承擔和能力,只盲目輸入國內「中醫」教授賺錢。本地的中醫畢業生,在職級的五級制中,只能停留在基本「中醫師」職位,高職級醫師中本地人數目只佔極小數(約一成)。實際上,外勞醫師往往只是國內的職級高,卻不見得在中醫醫教研上有出色之處(上文已述),能展示出真正水平和深度的中醫論文及臨床論述均很少。同時又以「打份工賺錢」的安穩心態實行管理,行內人大都認為根本沒有引入價值,甚至幫倒忙制約香港中醫的發展。劣幣驅逐良幣,再好的本地醫師都只能轉往私營市場,足見體制之惡。若能在真正的中醫大師旁邊侍診學習,誰願離職?

中醫院兼具示範醫院的使命,要做到最高質純正的醫療,不盈利導向,不濫收多收病人。公營醫院亦可以吸納更多不同階層的病人和病種;教學上亦可以正式成為教學醫院,提升教研質素,培育中醫人才,為市民大眾服務。

小結:美好祝願不能代替學術討論

香港是中醫的最後一片淨土,我等僅以醫者良知,批判偽中醫院的危害。只有真中醫體制、真中醫人才、真中醫醫療、真中醫教育才有意義,否則建設中醫院有害無益。期望有關方面汲取歷史教訓,讓我們以學術討論,與及公眾咨詢,代替盲目行動。讓病有所醫,讓市民的付出有所回報,讓香港成為中醫獨一無二的基地。只要正確,中醫院建設不嫌慢,DON’T BE EVIL!
聯署名單如下(按姓氏筆劃序):

司徒潔瑩醫師、

余小鎮醫師、

余均達醫師、

余嘉慧醫師、

吳梓新醫師、

李宇銘醫師、

李康銘醫師、

李凱平醫師、

李穎欣醫師、

李穎詩醫師、

周志豪醫師、

房偉略醫師、

林庭濤醫師、

林振邦醫師、

林遠志醫師、

林麗瑜醫師、

施嘉強醫師、

洪俊強醫師、

胡嘉兒醫師、

張宇恆醫師、

張慧敏醫師、

張靜雯醫師、

梁永漢醫師、

梁貫川醫師、

莊瑞寧醫師、

莫京醫師、

許世豪醫師、

許冬華醫師、

郭志華醫師、

郭凱華醫師、

陳圳堅醫師、

陳沛思醫師、

陳省良醫師、

陳家豪醫師、

陳焯鈞醫師、

陳琬婷醫師、

陳練泉醫師、

麥業輝醫師、

黄耀頌醫師、

曾穎怡醫師、

黃玉禾醫師、

黃亮蓁醫師、

黃冠儒醫師、

黃紹傑醫師、

黃韻婷醫師、

楊健榮醫師、

萬帥章醫師、

劉以正醫師、

劉蘋迴醫師、

歐卓榮醫師、

潘小芬醫師、

蔡嘉傑醫師、

鄭浩迪醫師、

黎愷琳醫師、

盧雅聰醫師、

蕭至健醫師、

賴希聖醫師、

錢穎儀醫師、

譚子勁醫師、

關家倫醫師、

關傑遜醫師

 

作者簡介:文章由六十名註冊中醫師及教研人員聯名發表。

原題為〈偽中醫院滅醫謀人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