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里程

2016.10.7 , 文章分類: 網誌 , 由 濤醫師 發表

自2004年在浸會大學中醫本科畢業至今,我共行醫了12個年頭。以現在的診症狀況來說,我估,也算得上成功吧。不要誤會,我不是在誇耀自己的能力,我想說,我的成功,實有賴每位病人的支持與信任。這句感謝的說話,是真心的!

 

我很享受診症的過程,能將病人治好,解除他們的病苦,可以獲得莫大的滿足感。病人數目越多,診症速度也相應加快,治好更多的人,我的滿足感也更大。然而,診症是一對一的事情,無論我的能力有多大,診症速度有多快,人力總有盡時,因此,每日診症的數量,總也有個上限。超過這上限,精力就會急降,帶著疲累的身軀,在頭昏腦脹的狀態下,勉強診症開方,我自己也怕怕。為了保證診症時的狀態,在去年中,我設置了每日60人 (booking加walk-in) 的診症限制。

 

診症有如滾雪球,起初的病人,是點點滴滴地累積起來的,之後,舊病人介紹新病人,新病人又介紹其他病人……這雪球效應就出現了。病人數目,由最初每天不到5個,到30個,到超過60個,更在設置限制後,創下84個的最高紀錄!這麼大的雪球,是一張亮麗的成績表,但我早已接不下,吃不消,而且,這雪球還在變大中,變大的速度更越來越快。在我診症的名額未能增加,而病人的需求越來越大的情況下,可以肯定,將有越來越多的病人未能求診。無論急病、慢病,要找林醫師治病,就是一個「難」字。

 

另一邊廂,我的兒子──謙謙也6歲了,沒有打針的他,是個健康、活潑的小伙子。而且,他已在9月1日開始了小學生涯,現在也適應得不錯,真是感恩。面對全日制的小學生活,他必須早早睡覺,而遲遲下班的我,將沒有機會與他相處。這是很不妥的,我自己也不能接受。因此,我希望早點回家,既陪伴謙謙成長,也幫內子處理家中的大小事務。

 

說到內子,也跟大家分享一件事,就是,她已懷了第二胎 (即是說,不久之後,謙謙就會做哥哥了)。內子懷孕,原在我倆計劃之中,我們自然開心,也感謝大家的祝福,卻辛苦了她。大著肚子的她,時常感覺疲倦氣短,在照料謙謙和處理家務方面,倍感吃力。所以,我想投放多些時間在家中,做做家務,或照料謙謙,減少她的辛勞。這些,大部份都是瑣碎事,卻著實花時間,我也希望親力親為。因此,我必須減少診症時間。抱歉,診症名額非但不增,更要減少,當中因由,盼能體諒。

 

在四月初,我已開始實施6點後的人流管制。那個時段,是大部份行業下班的時間,也是診所業務的高峰期,以往不設限制,黃昏時段,候診室人頭湧湧,診症完畢,經常是8點半後的事,饑腸轆轆的我,再吃晚飯,返回家中,也將近10點。這種情況,若在謙謙上了小學之後發生,我就不能跟他見面,而照顧謙謙的事情,勢必由內子全力扛上,還要加上剛出世的小恩恩。這情況,我並不樂意見到。因此,我控制了6點後的walk-in人數,四月初是6個,到六月初,再縮減至4個,到八月,就縮至2個。

 

另外,由七月開始,我已取消周三 (是日我駐黃埔) 下午的診症時間,以求騰出一些空間,既可辦理診所的行政事宜,又可多些留意謙謙上小學之後的改變。我更會在10月尾,將周三上午的時段也取消,而變成逢周三休診,只在周一、二、四和六駐油麻地。港鐵將在10月23日通車至黃埔,屆時由黃埔到油麻地,只需5分鐘,對黃埔的病人來說,應不會太麻煩吧。

 

診症時間縮短,診症難的問題就更嚴重。但即使我有無窮精力,每周7天,每天24小時應診,診症始終有上限,隨著雪球繼續滾大,結果,還是很難找我診治。這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。減診的安排既已就緒,但大家身體上的問題,總得找人治理,在此,我誠心推介我的其他醫師:麥醫師、黃醫師、蔡醫師、張醫師和馮醫師。

 

他們都是我的師弟師妹,也是我的好同事。我們系出同門,在理論根基方面,本身就有幾分相似。加上,我們經常一起分享心得,討論病案,互相學習,取長補短。這使我們的診治理念更加接近,在很多病案上,我們都有相近的看法。在他們身上,我也獲益良多。坦白說,我現在治病的思路,多多少少,也受到他們所影響。因此,如果我的治療能幫到各位的話,我相信,他們也能幫得上。我比他們,所不同者,大概只是我較熟悉我的病人而已。但通過診所內部的電子病歷系統,他們也可看到我的診治經過,順利的,撞板的,他們都可看到,而我對某些病情特別的人的想法,也都寫在病歷中。我估計,他們應該很快就能接棒。最重要的,是他們與我一樣,在治療病人方面充滿熱誠,也努力不懈地追求正統中醫。我實在覺得,找他們診治,與找我診治,分別當真不大。當然,我歡迎大家繼續找我診治 (touchwood!),但看我殊不容易,有一次沒一次的,建議轉看我的其他醫師,很可能會跟進得更好,也比毫無頭緒到處找醫師,然後重新掌握病情更好。

 

我享受診症,但受惠者畢竟很少,我更享受建造一個平台,凝聚一班有心有力的醫師,可幫助更多病人,這功德,比我直接診症更大。同時,我愛講課,亦愛寫文章,既培育更多好醫師,也增進市民對中醫的認識。在減少診症時間之後,我希望換回一些時間,可以在直接診症以外,為中醫事業大幹一番!

 

濤醫師

2016年10月7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