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感大流行

2016.3.23 , 文章分類: 大內科 , 由 岐黃景略 發表

現在正值流感大流行,街頭街尾,辦公室內,甚至自己家中,都不乏感冒的人,這種廣泛流行的感冒,就是流行性感冒 (即流感)。症狀嘛,主要是喉嚨乾涸,渴欲飲水;乾咳,尤其晚上咳得多,咳到不能入睡;頭目困重,腰膝痠疼等。究其病機,卻與濕有關。

 

咦…… 咽乾口渴和乾咳,不是燥嗎?怎會是濕?

 

是的,是的,的確有燥的病機,但濕卻是病因。話說踏入2016年以來,太陽變得害羞,總是躲藏在厚厚雲層之上,地面則終日陰沉沉、濕瀌瀌的。空氣中的水份接近飽和,晾衫也不乾,我們的皮表,同樣散不了水氣,於是,人的水份流動就受到阻礙了。脾胃運化健旺的人,排一兩次稀爛的大便,就解決了問題。但如這人本身脾胃偏弱,水液就會逐漸呆滯,堆積起來,這些不流動的水份,中醫謂之濕邪。濕邪由水液堆積造成,其本質是水,具有水液那重濁和黏滯的特性,因為重濁,所以向下沉,沉入腹中、腰中、腿中;因為黏滯,所以不易化開。水液停滯不暢,在地心吸力的作用下,慢慢向下挪動,中下身慢慢積累濕邪,形成濕的一系列病徵;相反,上身反而不夠水,就出現燥的一系列病徵。下濕而上燥,冰火兩重天,就是最近大流行的外感病了。

 

中下焦的濕

濕邪困於中焦 (約相當於胃腹部),其黏滯的特性會阻礙該處的氣血運作,食物居於其間,同樣也呆滯起來,於是胃腹脹滿,食不下,便不出,終日噯氣 (即胃氣) 或矢氣 (即放屁),勉強解出的大便,也多濕黏。濕邪黏困於下身,則腰腿困痛,重墜不欲動。濕困不動,連小便也少了,變得短黃。總括而言,這些濕困的症候,可以用一個「滯」字以概括之。而事實上,古時濕與滯字是互通的,濕即是滯,滯即是濕,我們現今也經常說「我這幾天真濕滯」來形容諸事不順,說起來,也頗有古奧的味道。又看滯之一字,是左水右帶,其拖泥帶水之意,已呼之欲出,濕滯是也!因此,若中醫說你很濕,其實是說:「你的水液流動很滯,不暢順呢!」

 

既是濕滯,那就要將滯起來的水濕化開,再將之疏利,排出身體,就解決了。這就形成了化濕與利濕兩個治則,前者是散開聚集的水濕,多用芳香輕散之品,像藿香、佩蘭、白豆蔻、砂仁、陳皮、厚樸之類;後者是將已散開的水濕排出身體,如薏米、茯苓、滑石、赤小豆、澤瀉等。

 

上焦的燥

上焦,泛指人體胸部及胸以上的地方,包括頭頸咽喉。上焦缺水,就會出現各種乾燥的現象,包括咽乾喉痛、口乾舌燥、口舌生瘡。乾燥得要緊,身體組織也會龜裂,就像乾旱的土地一樣,症見唇乾爆坼、鼻乾流鼻血 (鼻內的血管爆坼了) 等。又因為沒有水,所以上焦的血液也變得乾燥黏稠,致使血流不暢,容易停滯在經常空氣出出入入的地方,例如咽和鼻,造成困阻的感覺,於是咽間感覺有物黏附 (有野kick住),鼻則感覺不太暢通。有時候,鼻內上壁太乾的話,更會感覺鼻痛,牽扯眼目頭腦。燥的症狀,每每兼夾熱象,因為水液能夠降溫,現在上焦水液不足,就會相對熱了。燥得太厲害時,這相對的熱也會加劇,可形成發燒的病徵,有時候,更可高達40度。

 

這種燥熱的感覺,很不好受,尤其入夜之後,諸症均會加重,變得體溫更高,咽喉劇痛,口渴引飲,鼻竅全塞。所以如此,皆因上焦的燥,起源於中下的濕,到了晚上,人體氣血流動減慢,水濕更呆滯,更加困墜在中下焦,中下濕越重,代表上焦可以分得的水液更少,也就更燥、更熱,況且,夜間氣血入聚,也加重了燥熱。

 

這上焦的燥,當以滋潤上焦之物來治理,麥冬、玉竹、百合、沙參、石膏、杏仁等,都是很好的,日常食物方面,雪梨、火龍果、海底椰、無花果等,都值得推介。這些滋潤之物,都有質地潤滑,汁液豐富,入手沉重等特性,更重要的,是其白色,能入上焦肺中。上焦潤了,熱力就被中和,熱就清了。

 

治療之難……

「哦!我明白了,要應付最近的大流行,主要治則是化利中下之濕滯,潤清上焦的燥熱,這很容易啊!」事實上,這才不容易,難在要拿挰治濕與治燥的比例。治濕的藥用多了,水份損失,會增加上焦的燥熱;滋潤之品用多了,中下焦的濕滯又會加重。即使兩者掌握得恰到好處,但天氣總是陰沉沉,其濕亦難化去,濕不去,燥亦不去;有時天氣不穩,濕冷5天而燥熱1天,都在給中下焦添濕,又給上焦撥火。這些,都時刻影響著療效。正是如此,就造成最近的大流行。所謂大流行,有兩個成因,一來病倒者眾 (因大家都生活在陰沉濕困的天氣之中),二來病情纏綿,久久不癒。這正是現在發生著的。

 

慶幸的,是這次的大流行,其致死個案不多。從中醫角度看病機,這是因為氣血被濕所困,被燥所歛,濕與燥,本質都是鬱,鬱則氣血保留,就不易虛脫而致命。今年流行的,若是氣血散逸不收的溫病 (如當年沙士),病人容易虛脫,死亡個案就會大增。今春的外感雖然肆虐,幸好不易致命,當真是謝天謝地。

 

西醫認為流感是細菌病毒感染所造成,並以抗菌或抗病毒的化學藥品為治療方法,消除症狀的效果亦可以很好。但大家都知,絕大部份的細菌病毒都是機會主義者,其本身並不致病,人之所以被牠們感染,乃由於那人本身的內在平衡被打破了,出現了細菌病毒滋生的條件,細菌病毒當然不客氣!中醫治療,從來由人出發,旨在恢復那人的內在平衡,讓細菌病毒沒有開枝散葉的機會。這個治療的哲學,又與西醫的大不相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