濤醫師 的頭像

邪惡一歲針

2013.10.5 , 文章分類: 兒科 , 由 濤醫師 發表

這是一篇轉載文章,很發人深省,讓家長們重新考慮疫苗的必要性。

邪惡一歲針 (湯禎兆 / 文滙報) 

小兒一歲,是接種傳聞中最毒的疫苗——MMR的時候。在論壇中,不少人對此針有嚴重爭議。MMR——即麻疹、腮腺炎和德國麻疹混合疫苗(Measles, Mumps and Rubella)。這枝針一直是父母的心腹大患,孩子接種後反應一般較劇烈,發燒會久久不退。從前,這三種疫苗陸續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研發,於一九七一年合併,藥廠和政府為了方便,自七十年代起,各地開始採用這種混合疫苗,給一歲上下的小孩接種。

時至今日,不少醫學報告及藥劑人士早已警告,此混合疫苗可能會引起自閉症及腦炎等神經問題。尤其是當在自然環境中,三種病菌同時襲擊人體的機會十分低 (當這個情況出現,比方一個人同時染上麻疹及德國麻疹,併…發症出現的機會也相對增加)。日本和英國曾經停用,但因為再度爆發德國麻疹而恢復使用。這麼多年來,不同國家的藥廠和政府都有賠償給自閉兒童的家庭,某程度上承認了疫苗對腦神經有影響,但由於德國麻疹等會引致併發症甚至死亡,各國繼續鼓勵家長為孩子接種疫苗。其實研究早已證實,無論是自然病菌又或是疫苗病菌,引起的併發症是相同的;也即是說,疫苗對大部分孩子來說,與本身的病菌一樣惡毒。

日本是發達國家裡,唯一承認這種混合劑是有問題的,故他們一直沿用較昂貴的獨立接種疫苗法 (即分開三枝針,每次規定要相距多於四星期)。但他們沒有繼續研究的,是分開接種的麻疹針,其實與另外兩針的接種時間太近,同樣對自閉症起引導作用。因此,混合疫苗派多次引用日本例子作反證,因為有兩名醫生曾做統計,說明取消混合針後,自閉症個案持續高企。但他們沒有告訴公眾的,是這兩名醫生與藥廠有密切關係;而且在他們的研究中,根本不構成有效的「科學實驗」。不少人質疑這兩位醫生沒有用「科學」的方法去印證,連中學生用的「對照實驗」也沒有。

說回他們的結論,可幸的是他們有公佈「原始數據」。日本是於一九九二年開始停用混合疫苗,到一九九三年開始用獨立疫苗——即一九九二至九三年這一年,很多小孩是沒有接種任何與這三種病菌有關的疫苗。而從這兩位日本醫生的圖表來看,一九九一年出生的小孩,自閉症的個案下降了百分之二十,這一批正是一九九二至九三年倖免於疫苗一代的小孩。之後,一九九二年出生的孩子,因在九三年復用分開疫苗接種法,自閉個案才再次攀升。

上一篇從醫學報告出發談了混合針的爭議之處,但醫學與科學之間一直有相若矛盾,正如銀行做假賬一樣,其實可以反覆被反駁、修正,沒完沒了。然後大部分人看浩如煙海的資料,都只是想得到自己的結論。我們曾和不少人談起疫苗的副作用,很多人會立刻拿醫學報告、專業權威、政府主導等論調來反駁,而根本不去細看報告的爭議性。第一位指出這種混合疫苗製法有問題的醫生,早已被釘牌,很多人都以此作原因,證明他是假貨。但他們沒有看到,是什麼人把他拉下馬——是一隊有藥廠做後盾的醫生攻擊他;也沒有看到,之後有多少其他地方的醫生及心理學家聲援他。若你不相信醫療制度會如此商業化,可以翻看Michael Moore的紀錄片《Sicko》,當中道盡藥廠和醫療制度的糾葛。

對盲目相信權威的人而言,一切大概也不及今年四月意大利法庭的裁決那樣有說服力——法庭首次判定此混合劑對引起自閉症有關連,是近年第一宗徹底承認的法庭案 (在美國、英國等國家,大多只是判疫苗引起發炎,或導致某些副作用而令腦神經受損,及引起自閉行為等。)由衷希望,這顯示大家肯面對現實的開始——麻疹可怕,但用以毒攻毒的方式,直接把病毒打到正值在腦部發展活躍期的一歲幼童血液裡,是否唯一的方法?疫苗的製作、藥廠的用料是否真的那麼安全?

醫學的話題就在此擱下,最後想說說一個例子。家裡的菲傭原籍居於市郊,第一胎去打針,小兒其後發燒兼反白眼。第二次打時,再發燒。之後她把心一橫,不再去打針——心想:我生下的孩子多健康,打針後反而病得嚴重,之後兩胎都沒有再打針。結果,大仔四五歲已有哮喘,妹妹和弟弟則完全沒有事。與其說這是最簡單的「對照實驗」,不如說那是母親的直覺。當然,若又要偽科學的角度解說,大概可批評菲律賓的藥質素欠佳,或者她本身住市郊病菌較少,身體較強壯等。但我想說的是,我們城市人就是因為接受太多由上而下的專業資訊,而不斷去服、打不同的藥,而不再相信原始的感覺——母親對孩子的自然感應。

那些為自閉孩子告上法庭的家長,就是這樣:她們說,一歲前,孩子對她笑,在街上跟陌生人玩。打了一歲MMR針之後,回家哭了一個晚上,之後,她的孩子像消失了,換來是另一個人,另一個不望她、不理她的人,這人佔據了自己孩子的軀殼。這些父母對藥廠說,我不會相信你們的醫學報告,事實就發生在他們面前。而那些還質疑他們的人,還拿因為自己孩子沒有出事作證明的人,還要攻擊他們說:「你們危害整個社會的安全。」大家真的有資格去說他們無知嗎?

7 thoughts on “邪惡一歲針

  1. Sunny 說道:

    所有父母都用自己相信對的來給小孩,怎麼去說都沒用.孩子有近視是正常,父母都有嘛,很久以前的老師都說是近看電視看出來的,但從沒有人想過,近視小孩越來越多跟疫苗有關.

  2. ka kit 的頭像 ka kit 說道:

    林醫師, 小孩成長要打好幾種疫苗. 其中你同意打什麼, 不打什麼?
    還是你認為什麽疫苗都不要打?

    • 濤醫師 的頭像 濤醫師 說道:

      基本上,我反對一切疫苗。但如果真的要選擇,則還是可以選擇相對副作用較少,及其所預防的病會較嚴重、難於治療的。在這裏,相對較可取,可勉強選擇的,只有卡介苗 (預防結核病) 和乙肝疫苗,尤其當小朋友的家人或親人患患過這兩種病的話。至於其他,如水痘、麻疹、百日咳、腮腺炎、德國麻疹等,都是不難治好的,就不必刻意注射,至於肺炎鏈球菌、HPV等疫苗,更只是商業產品,不必了!

  3. lee 的頭像 lee 說道:

    最近我作出了個重要的決定,便是不給孩子注射MMR第二針,為此我也寫了信給孩子就讀的幼兒中心以交給衛生署作記錄。這個決定我丈夫是反對的,因為正如很多家長都是被洗腦,認為政府或主流知識所提倡的便是對的,我還沒向他說作了此事呢,呵呵。

  4. lee 的頭像 lee 說道:

    有資料先是卡介苗也是不好的產物呢,一針下去,可能令孩子胰髒功能喪失,而導致I型糖尿病。

發表迴響

抱歉,你必須要登入才能發表迴響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