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藍綠

2014.10.10 , 文章分類: 網誌 , 由 濤醫師 發表

政府跟學聯的會面泡湯了,當真讓人有點失望。若如此,近日的擾攘,又得持續一段時間。兩周以來,在診症時,會多了一個話題,就是佔中之事,尤其當見到病人胸口扣著黃絲帶或藍絲帶,我更想問問他們,問甚麼?我問:「你怎看佔中?」問了很多個,我作出以下結論。

 

黃絲帶陣營的人,普遍較年輕,或者是學生,或投身社會不久,或從事教育行業 (教師),或工作上會接觸青少年和學生 (例如從事青少年服務的社工)。總而言之,這些人都有個特點,就是「年輕」,或是本身年輕 (直接年輕),或是接觸年輕人 (間接年輕,被年輕人感染了,因此心境年輕)。年輕,因此精力旺盛,對社會時事充滿熱誠,以創造社會未來為己任,關心社會,並積極參與,這是好的。有他們作為香港未來的主人翁,真好 (這是真心話)!年輕,做事比較我行我素,不易顧及他人,為了達到一些崇高理想,或許會犧牲部份人士的利益;年輕,或許未有家室,或許成就不高 (暫時不高),收入不多 (暫時不多),因此,可以無後顧之憂地表達意見,將自己的想法告訴身邊的人,或者在facebook上,在what’s app上傳來傳去,無懼公諸於世,也勇於參與較激烈的社會運動;年輕,會較衝動,可以對意見不同的人不留餘地地口誅筆伐。這些,都是不好的,但之所以如此,也只因為他們年輕。我相信,將來社會交到他們手中之時,他們也不年輕了,做事就會慎重、周詳、圓滑得多,給社會帶來安穩。然而,到那個時候,正當他們想靜下來享受安穩成果的時候,恐怕又有新一批的年輕人,衝擊著他們所建立的制度,推動著社會的革新,於是,又給社會帶來動盪。

 

社會動盪似是壞事,會帶來破壞,但歷史說明,動盪,同樣可帶來建設。

 

藍絲帶陣營的人,則恰恰相反,普遍較年長,且社會地位相對較高,或是政府高層,或是業主,或是老闆,或是企業行政人員,收入也相對可觀。他們一般較務實,顧慮周詳,由他們來做社會現在的主人翁,社會可以保持平穩。年長,氣血既衰,要開創新天地,要改變世界,卻無昔日的魄力,他們的生活,也可以十年如一日;年長,家室成群,子孫滿堂,公司的員工也多,物業的租客亦不少,影響力大了,每說一句話,做一件事,都得瞻前顧後,左思右想,才能行一步,往往以不變應萬變,以不說應萬說,因此,縱使他們反對佔中,也較少戴上藍絲帶,或發表政治言論;年長,追求穩定,只要現在還過得去,會對不公義的事情抱持包容的態度,甚至姑息,也較少投訴、謾罵、衝擊;年長,辛苦了幾十年,才有今天的成果,也希望讓這個成果一直維持下去,討厭對他們的成果帶來不穩定的人,然而,他們沒想到,自己的成果,其實是踩在很多人頭上的,他們不下來,下面的人就不能往上爬。這些,都是不好的,之所以如此,都只因為他們年長而已。今日,年長的人處事慎重、周詳、圓滑,給社會帶來穩定,卻也少了朝氣,容易停滯不前。但幾十年前,當他們還是年輕人的時候,滿懷理想地大聲吶喊,志氣激昂地做出各種驚天動地事情的人,不就是他們嗎?當日,他們衝擊著社會的舊有制度,從而獲得現在的安穩,現在,到他們希望安穩,卻輪到今日的年輕人帶來動盪,他朝,今日的年輕人接管了社會,又想安穩,卻到將來的年輕人躁動起來了。

 

社會安穩是好事,可帶來建設,但歷史也說明,安穩也可帶來破壞。

 

今天的佔中事件,與其說是政治衝突,倒不如說是兩三代人之間,年輕者與年長者之間的衝突。黃色陣營的人,我知道你們為「正義」而來,希望趕走「不正義」的人,也想推翻「不正義」的制度;但將來,很可能有另一批自稱「正義」的人,將你們定性為「不正義」,而想將你趕走、推翻。藍色陣營的人,我知道你們討厭示威者違法佔領多個地方,破壞社會秩序,認為這是「不正義」的行為,而不做這些事情的你們,當然就是「正義」;但你們年輕之時,不也是血氣方剛,雄心萬丈,以「正義」的名義,企圖改變社會,甚至進行違法的事,以求推翻你們當時認為「不正義」的制度嗎?

 

何謂「正義」,何謂「不正義」,誰能定義?動盪和安穩,哪個是建設,哪個是破壞,又誰說得準?其實,大家都抱著不同的執著,而排斥其他人的執著,然後,使香港決裂了,這,是否大家樂意見到的?

 

長篇大論,我想說的是,我們根本都是一樣的,只是年紀不同,思維不同,行事作風就不同了。我們都是香港人,沒有黃藍之分,沒有警民之分,香港人,就是香港人,請大家團結!

 

天祐香港!

 

其實,除了黃藍陣營,還有一些中立的人,既希望得到真正普選,又反對以佔中作為手段。他們是溫和派,其年齡層,或社會地位,或收入,或家庭角色,或影響力,多數在黃色與藍色陣營之間。他們沒戴絲帶,不屬於任何顏色,非黃非藍,卻又自成一色,就當他們是綠色吧,黃加藍變綠嘛。他們多數為佔中之事而感到痛心,為香港的動盪感到無奈,雖知佔中者的動機原是良好,卻不忍整個社會為他們的行動而付出代價。但除了痛心,他們就做不到甚麼了。這種痛心,可以有寬廣層次,和狹窄層次之分。在寬廣的層次上,他們不希望社會撕裂,不希望警方被市民辱罵,也不希望市民被警方武力驅趕,官民對著幹,黃藍決裂,警民決裂,都令他們很痛心,因為黃藍都是香港人,警民也是香港人,官民都是香港人,講著一樣的語言,用著一樣的貨幣,看著同一片天。在狹窄的層次上,他們則為家庭的決裂而痛心。導致家庭決裂的原因,竟不在家庭自身,不是婚外情或病態賭搏,而是家庭以外的事情,因政治立場不同而使家庭決裂,或因有家庭成員身為警察,而被其他家庭成員杯葛,或冷嘲熱諷,從此,家中只有熱罵或冷戰,而和諧不再。

 

唉!黃色陣營錯了嗎?但他們所追求的理念是好的。藍色陣營錯了嗎?但想保持社會穩定,回復社會秩序,也是好的。警察錯了嗎?他們執行上級指令,正是盡責的表現,卻被市民辱罵和唾棄,但當市民有需要時,又要警察來幫忙,卻怪責他們不來幫忙或出手太遲,警察,竟被市民呼之則來,揮之則去,欲加之罪,也不患無辭,教警察們情何以堪?市民錯了嗎?為爭取崇高理念,和更公平的社會,卻換來武力鎮壓,而直接鎮壓他們的,正是保護他們的警察,這份情感上的傷害,他們又情何以堪?大家都不錯,又難道,是綠色陣營錯了?似乎又說不過去。

 

對錯是非,根本就很難對論,願大家能夠從多方面看待事情,多一分包容,多一分同理……